首页 > 新闻中心> 广州校区 >正文

嵌入式设备连接到人工智能 这就很厉害了

更新时间: 2017-02-27 15:41:45来源: 粤嵌教育

      当数以百万计的嵌入式设备连接到人工智能机器会发生什么?人工智能+物联网=?是否正如我们所担心的,这将意味着文明的末日?具有自我编程功能的计算机,将向我们在日常物品中植入的芯片发送恶意指令?或者这只是另一个颠覆性的时刻,类似于蒸汽机或原子能的利用?是我们人类这个物种自身进化的一个重要阶段,并没有什么值得过于担忧?


嵌入式人工智能

      答案可能存在于一些关于意识的新思维。作为一个概念,以及一种体验,意识已经被证明非常难以确定。我们知道,我们都拥有意识(或者至少我们这样认为),但科学家无法证明我们拥有它,或者更确切地说,无法说清楚它到底是什么,以及是如何产生的。
在字典上,意识被描述为人们处于清醒并意识到我们自身存在的状态。这是一个以感觉、情绪和思维为特征的“内部认知”。

      就在20年前,澳大利亚一位不起眼的哲学家大卫·查默斯(David Chalmers)提出了后来被称为“意识研究难题(Hard Problem of Consciousness)”的概念,引发了哲学界的争论。他问道,我们大脑中的灰质是如何给人们带来神秘的体验。是什么让我们与其它东西不同,比如说,一台非常有效、具有人工智能的机器人?并且,是否只有我们人类才有意识? 一些科学家提出,意识是大脑的一种幻想。还有一些人认为,我们将永远解不开意识之谜。但也有少数神经科学家表示,我们可能最终能够弄清楚意识是什么,只要我们接受这样的观点:有朝一日计算机或网络将拥有意识。

      在《卫报》一篇被广泛转载的文章中,作者奥利弗·伯克曼(Oliver Burkeman)描写了查默斯等人提出的这样一个观点,即宇宙中所有东西都可能(或潜在地)拥有意识,“只要它包含的信息实现充分地互联和组织化。”因此,一部iPhone手机或一台恒温器也可能有意识?并且,如果是这样的话,我们可能只是“意识网络(Conscious Web)”的一部分?

       早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,作家詹妮弗?科布·克雷斯伯格(Jennifer Cobb Kreisberg)为《连线》撰写了一篇有影响力的小文章:一个以大脑覆盖着自己的地球(A Globe, Clothing Itself with a Brain)。在这篇文章中,她介绍了一位鲜为人知耶稣会教士和古生物学家德日进(Teilhard de Chardin)的研究成果,他在50年前描述了一个全球性的思想圈,所谓“单一组织有活力的统一”,包含着我们集体的思想、经验和意识。

      德日进把它称为“智力圈”(nooshphere)。他认为在进化阶段上这超越了我们的岩石圈(物理世界)和生物圈(生物世界)。事物通过信息实现连接,无论该事物是由神经元或电子组成的,就会产生意识。德日进认为,由于神经连接多样性的增加,进化将产生更大的意识。或正如Grateful Dead乐队作词人、网络倡导者和德日进的信徒约翰·P. 巴洛(John Perry Barlow)所说的:“随着网络空间的拓展,我们实际上硬性地连接成集体意识。”

     对于嵌入式设备连接到人工智能我们不应该感到如此惊慌。也许不仅仅人工智能和新兴物联网领域即将迎来突破,我们对意识本身的理解也将迎来突破。如果我们能够解决人工智能和物联网目前面临的隐私、安全和信任问题,我们可能会让进化进程实现历史性地飞跃。也许德日进有关互联“思想层”的非凡愿景,正在互联网上得到实现。

免费预约试听课

推荐阅读